只写在青春的腳步里

发表于 2012年10月28日   |  分类于 情感   |  931 人阅读   |  暂无评论

作者:小木偶

幾乎每個人小時候都有想過快快長大,我也是,特別是打籃球的時候...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快進入第二輪本命年了,回想上一次本命年的我,還在學校讀書,那時候,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寫作業和背書...
人從出生就開始和時間賽跑,等到老了才發現這是一場很不公平的比賽...

有些事情會使我永遠記憶猶新,有些人會使我永遠難以遺忘,或許在某一路段我跑的快了些,本可爲美麗的風景停下腳步,然而我卻爲迷戀海市蜃樓般虛無縹緲的美景逆風狂奔...

與鬼不同的是人有身體,與人不同的是鬼只有靈魂,其實鬼就是靈魂,身體只是宿存在灵魂里,然而身體控制了靈魂,總是做出與靈魂相反的事,天使有翅膀所以不受身體的控制,或許是當初夏娃與亞當偷吃了禁果後上帝悄悄的給靈魂貼上了封印,只有當生命之火燃盡時,身體里的記憶就會全部消失,靈魂就去了另一個世界,在哪裏靈魂才能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或許那地方就是天堂... 天堂在哪裏,我,我們幷不知道,可這地方確實存在。所以我們都一直在尋找...

我出門不算是最早的哪一個,所以我也沒有尋找到天堂在哪裏,我曾經總是夢想到我尋找到了天堂的位置,過一天後又夢想到另一個天堂位置,就這樣一直在循環,一直在尋找...

只有當你停下尋找天堂的腳步後你就會發現時間過的快與不快,一晃眼,一年過去了,這一年中總是夢到各種不一樣的天堂,在哪裏?不知道,繼續尋找吧,二年過去了,还是偶爾夢到各種不一樣的天堂,天堂在哪裏仍然未知,三年,四年...七年過去了,依舊還是沒有尋找到天堂的位置...

在尋找天堂的這些年里,我碰到了很多跟我一樣的人,同樣也得到了許多他們尋找天堂的經驗和教訓。其中有一個大哥,他姓吴名辉,他跟我說他尋找天堂的經驗,我現在還記憶猶新。

他說:“我曾經也經常夢到天堂,而且每天夢到的都不一樣,那時候精力充沛呀,有時候一天夢幾個,現在年紀大了那樣的夢也早就沒有了。有一次我走在尋找天堂的路上,正好站在一個三岔路口中間,看到每一個路口的深處都隱藏着一幅非常美麗的風景圖,可我當時正苦惱不知道走那條路,根本沒有心情看風景,我得抓緊時間尋找到天堂,畢竟出來這麼多年一直都還沒有尋找到天堂,就在這時候正好我家爸媽打電話過來了,我爸問我,”孩子,你出去那麼多年了,天堂找到了嗎?“,我說,”還沒有,還在繼續尋找,您放心我要是找到了天堂我馬上回家帶您和媽一起去天堂’。然後我爸把電話給了我媽,我媽問我,“孩子,您現在累嗎?",我說,”我啞語了',我媽繼續說,“孩子,累了就回家,找不到天堂,只要你爸和你媽在,家就是你的天堂,我和你爸半截身體埋在土里的人不需要去天堂了,只要你過得踏實,我和你爸就像去了天堂一樣...

“ 沒等我媽說完我就挂了電話,因爲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蹲在三岔路口中間抱着頭大哭了一整晚,不知道什麼原因哭那麼厲害竟然沒有流眼淚,這一整晚我都在回憶這些年走在尋找天堂路上遇到的人和事, 最後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不知道過了多少天,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還是抱着頭蹲在三岔路口中間,同樣每一個路口深處隱藏着的風景圖也還在哪裏,我站了起來,鬆開了抱着頭的手,頓時頭痛難忍,頭痛使我不自然的閉上了眼睛,雙手不受控制,用盡全身力氣使勁抓着頭,頭痛的感覺還是沒有減少的跡象,突然腦海一陣白光,然後就是這些年我尋找天堂所看到的和夢想到的一切事情的虛擬影像,最還畫面停止在“只要你過得踏實,我和你爸就像去了天堂一樣”。幾秒鐘後虛擬影像沒有了,頭也不痛了,我鬆開了雙手,睜開眼睛那一刹那,闪出一道刺眼白光,雙手條件反射又捂住眼睛,使劲揉了揉眼睛,又慢慢的睁开,感觉那道白光不再刺眼後,我鬆開了雙手,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死胡同里,兩邊是牆,對面是一面碩大的鏡子,我走了過去,忽然發現鏡子裏面竟然看不到自己身體,而且整塊碩大的鏡子上也幷沒有其他任何東西,我頭腦快速的想着,我發慌了,確實在當時的情況下我確實怕了,我並不是怕死,而是感覺天堂還沒有尋找到,而且年邁的父母都還家等着我回家。那一刻複雜的心情我難以用文字陳述,身體忽然不受控制,走向那面碩大的鏡子,走不過去,不受控制的雙手使勁的捶打着,也感覺不到疼痛,忽然耳邊傳來一陣歌聲,“如果時間,忘記了轉,忘了帶走什麽,你會不會,至今停在說愛我的那天,然後在世界的一個角,有了一個我們的家 ,你說我的胸膛會讓你感到暖 ,如果生命,沒有遺憾,沒有波瀾 ,你會不會,永遠沒有說再見的一天 ,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軟 ,經不起風經不起浪 ,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 ,我會向自己妥協,我在等一分鍾,或許下一分鍾,看到你閃躲的眼,我不會讓傷心的淚挂滿你的臉,我在等一分鍾,或許下一分鍾,能夠感覺你也心痛 ,那一年我不會讓離別成永遠,我在等一分鍾 ,或許下一分鍾,看到你不舍的眼,我會用一個擁抱換取你的轉身,我在等一分鍾,或許下一分鍾 ,如果你真的也心痛 ,我會告訴你我的胸膛依舊暖,那一年我不會讓離別成永遠...

“ 後來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而且身边还站着一位姑娘,这位姑娘是在寻找天堂路上认识的,我那时候年轻又无忧无虑,而且和她挺聊的来,虽然都是聊一些根本与寻找天堂毫无关系的话题,我感觉她挺喜欢看着我说话,有时候走在一起,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的走着,她说“我就喜欢这样停停顿顿的走着”,有一次像以往那样停停顿顿的走着她突然转到面前严肃着说:“哎,要不我们不去寻找天堂了,反正像我们这样的还从来没有寻找到过,还不如像我们现在这样停停顿顿多好呀,你觉得呢?”她看我不说话,继续说“既然你不想停停顿顿的,那要不我们走走停停?你想啊,逆風狂奔多累啊,而且时间那么漫长,多痛苦啊,虽然走走停停更漫长,但至少没有逆風狂奔累吧,而且还可以观赏各处各种各样的风景",她发现自己的病语后解释说“我不是说你怕累,而是觉得没有必要那么累,你说对吗?” ,我说了句,“等等”。

这也是离开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现在时隔五年,看着眼前这个姑娘,心中感觉有股特别的气体在全身游动,眼睛也开始不听使唤的眨着,还是没有控制住,眼泪悄悄的从眼角流出,她把身体转了过去,身体不停的在抽搐,或许又抖动这个词更能凸显当时的现实写照。

后来,她告诉我,我是怎么到医院来的,还有她这五年中经历的所有事情,她跟我说:她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寻找天堂正好路过这里,听当地人说这地方有很多的漂亮风景,所以她就和另外几个朋友在这边租了房子,准备就在这里停下来,不再去寻找那些虚无缥缈的未知世界,当天晚上后半夜她们租的房子外面吵的她们睡不着,她就和另外几个朋友下楼去看看,她看到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干什么,只听见人群中有人说:甲,“这人肯定中邪了“,乙,”嗯,我估计也跟鬼附身一样“,丙,”你俩迷信什么,这明明是发羊癫疯啊“,甲,”那要不要报警啊?“丙,你报警干啥,那又不是你的。”乙,“那赶紧打120啊。”甲望了一眼乙...,丙望了一眼乙...,她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她挤进人群,当看到眼前那一幕,她神志彻底崩溃了,身体不受控制软倒在了地上,眼泪好似干旱季节里的瓢泼大雨——停不住。

楼上另外几个人看她们几个还没上来就打电话问问,拿出手机,触按拨号键,嘟..嘟..嘟..。忽然感觉口袋里有东西在震动,没错,是手机,她的思绪被手机铃声拉了回来,手机铃声是徐誉滕的《等一分钟》五年前设置的,至今没有更换过。

当她拿出手机那一刻,她眼前这个人,不对,说疯子更恰当些,突然倒在了地上,她立马站了起来,跑了过去,抱着他痛哭了起来,另外几个朋友见状赶紧拨打了120,随后她也一起上了急救车去了医院,另外几个朋友跟她打了声招呼,又回楼上睡觉去了“。.......

这位吴辉大哥说到这里已经很晚了,而我也该要寻找哪虚无缥缈的未知世界——天堂
从这里开始我演绎的历史故事也要即将开始同样也是未知的结束...


以上这篇短篇小说是小木偶2012年10月28日晚上两点发表于QQ空间日志里面,现在将原文转移到心情小屋上面来。时间过的太快现在都事隔四年了,这篇文章内容基本上是按真实情景抒写,忘了当时是什么原因并没有把它写完整,而且现在来回顾也能看的出里面还是有许多文字并没有把本质的想法表现的很好,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它都过去了,至于我的故事是什么样,关注我的心情小屋就可以了。

添加新评论